-

幸运的我

 幸运的我

作者:烈烈风中

我想我必须要对杰金森先生表示谢意。毕竟像我这样一个三十八岁的寡妇,身无一技之长、还有汽车贷款跟一堆帐单要付,能凑巧找到任何一个像样的工作就该谢天谢地了。但不知为何,我就是感觉不太舒服,总觉得某些事情怪怪的。

 

 我没办法精确地指出哪里出了问题,但就是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!不是说这个工作不好,或是我被要求超出能力范围的事情,相反地,杰金森先生对我非常友善,付的薪水也足够解决我积欠的帐单,甚至还能让我再额外买一些想要的东西。事实上我不得不承认,这份工作简直就是我梦寐以求的,所以我想我真的是很幸运吧。

 

 我以往唯一的职场经历就是接待员,像现在一样,但那已经是在二十年前、我刚从大学毕业的时候了,只不过那时候是在一家大型的软体公司,而现在是在一家小诊所。现在的老板杰金森先生是个秃头、啤酒肚、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当时的上司却英俊潇洒、才三十多岁,名字叫法兰克,我的目光立刻就离不开他了。他比我年长十多岁,既迷人又体贴,一点都不像那些我曾在大学里约会的对象。

 

 我想我会爱上他的原因,就是他总是像个绅士般的对待我,常常不定时送我玫瑰花跟糖果,带我到高级餐厅用餐或是欣赏歌剧,并总是为我开车门,或细心地拉开椅子等我坐下,让我在他面前觉得十分自在,还有那成千上万件贴心的小事,才会让我如此想念他吧。

 

 接者我们俩深深的陷入热恋当中,然后六个月之后就结婚了。渡过了一个如胶似漆的蜜月之后,我们回到了镇上,在一间宽敞的房子里展开了婚姻生活。他给了我一个有如梦幻般的生活,而我也回报他一个完美的、深爱他的妻子。

 

 或许可以说,我们俩的生活简直就是完美无瑕。我每天的作息就是在健身房里运动、到购物中心选购高级的服装,从来都不用担心钱的问题。我丈夫总是开玩笑着说他必须要努力工作,才能负担起我的开支。我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太太了!

 

 在这麽多年的婚姻当中,我从来没有真正体会到我有多麽依赖我的先生。当他在外面辛苦工作的时候,我却是只享受着悠闲的时光以及他的薪水,就像是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公主。因此当法兰克在一场意外的车祸里去世之后,我不仅是为了失去他而心碎,更被自己面临的处境给吓住了。

 

 正如我说的,法兰克从来就没有跟我讨论过他的工作,他认为家就像是堡垒一样,必须把那些阿谀我诈的事物给远远隔开。当我发现法兰克的公司在经济萧条的大环境下一毛不值的时候,我简直是手足无措。我已经是一文不名了。法兰克的保险金仅能够维持我短时间的生活。

 

 问题在于我已经过惯了舒适的生活,我喜欢参加乡村俱乐部,那边有健身房跟网球课程,可以让我维持窈窕的身材;我喜欢参加奢侈的晚宴,穿上跟随最新潮流的限量服装,在宴会上成为众多男士目光的焦点;我更喜欢在百货公司的精品店闲逛,然后提着满手的购物袋回家。一切问题的根源,就在于我没有足够的收入来维持这样的生活。

 

 要是请求那些朋友帮忙找工作,那一定会让她们知道我现在的困境,这点令我的自尊心无法接受。如果随便在镇上求职,那样的结果也绝对是一样的。毕竟我在俱乐部中拥有一定的身份地位,我不能忍受我的好友看着我就像是个女学生一样卖衣服。我忘记是谁提到的,在城里有一位医生需要接待员,并建议我去试试看。

 

 过了这麽久养尊处优的日子之后,我立刻就拒绝去当一位低下的接待员。但是当积欠的帐单越来越多,我终于了解到我真的需要一份工作,任何一份工作来维持生活。

 

 我应徵了几份工作,却发现工作经验在二十年之后已经是非常重要了,于是那份接待员的工作看起来就很有吸引力啦。而且办公地点远在二十公里以外,在那边没有人认识我,所以我决定试试看,所以我得到了那份工作。

 

 因此我就在这遥远的城里工作。我已经上班一个月了,一切事情看起来都很顺利。但是从上个星期以来,每次走进办公室的时候,我都觉得不太对劲。不知道是什麽原因,但当我走出电梯时,我有一股奇怪的预感,告诉自己最好立刻转身回家,然后再也不踏进这边一步。

 

 但这个念头真是太荒谬了,我应该要感激杰金森先生给了我这麽棒的一份工作,不是吗?下次拜访我的心理医生劳伯特时,我一定要跟他讨论这件事,或许他可以帮我解释这种感觉。

 

 今天就像往常一样,我将几封信打完寄出、把一些文件归档、接了几通电话,处理了几个预约。此时桌上的对讲机再度响起,这是指示我将下一位等候的病人带进去,但目前已经没有病人在排队了。于是我就像往常一样,走进去告诉杰金森先生,今天预约的病人已经全部看完了,并询问是否还有需要协助的地方。

 

 而杰金森先生也跟平常一样,脸上挂着称不上迷人的微笑,看着我说今天可真不轻松,他想要稍微放松一下。

 

 不知为何,于是我就四肢着地爬到他桌子底下,趴在他双腿之间,用手将他的膝盖分开,然后解开皮带拉下拉链,将那短小但坚硬无比的鸡巴掏出来,接着将它放进嘴里,用嘴唇环绕着并深深含住。我用舌头取悦他,知道这样可以帮助他放松。

 

 当他抓着我的头让我越含越深时,我感觉下体开始逐渐润湿。但即使是这样,不知为何我还是觉得很不舒服。不久之后我抬头望着他,想要脱离这一切,仿佛这是个错误。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,有一个小小、好像是我自己的声音在说,这一切所作所为全都是我的工作职责,顺应老板的要求、帮他放松。

 

 我一面吸舔着他的鸡巴一面告诉自己,我担任老板的接待员,让这间诊所顺利运作就是我的责任。因此帮助杰金森先生放松、让他顺利完成工作,对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事情。这就是接待员的工作职责……是吧?

 

 但那种不适的感觉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。这真的是我的工作范围吗?此时我感觉到肉棒在收缩,没时间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。我闭紧嘴巴、牢牢含住了鸡巴,好让他喷射在我嘴里,然后将大量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咽下去。我可不能让这些精液洒在地板上,把诊所搞得污秽不堪,是吧?

 

 当确定已经吞下所有的精液之后,我才吐出了变软的鸡巴。我坐在地上望着他,希望我确实有让他好好放松。但从他的眼光中看得出今天他想要的似乎不只是这样,他让我面朝下趴在办公桌上,发硬的乳头透过丝质衬衫,紧紧摩擦着冰冷的木制桌面。

 

 我将头侧过一边,感觉到面颊传来一丝寒意,发现到我正对着一张全家福相片,他的妻子跟两个美丽的女儿正愉悦地对我微笑。那一瞬间,我感觉似乎被刻骨铭心的罪恶感给刺穿了,他的妻子珍妮佛不赞同地盯着我,目光中甚至夹杂着一丝鄙视,但那想必只是出于我自己的想像。

 

 那不过是张照片,照片上的人是不可能会表示意见的。更何况我并没有做错什麽事,我不过是善尽我的职责,让她的丈夫在经历了一整天的疲劳轰炸之后,能卸下沉重的工作压力,轻松自在地回家陪伴她跟两个小孩。

 

 我没有办法看到杰金森先生的表情,但我感觉到他掀起了我的短裙,而且不知为何我今天又忘记穿内裤了。我知道我赤裸的臀部跟湿润的蜜穴正暴露在空气当中,让他在我身后一览无遗。而且奇怪的是,这种感觉只会让我更加兴奋。他用手指玩弄着花瓣,我感觉到我的蜜汁顺着大腿内侧向下直流,耳边听到他得意的笑声。

 

 我感觉他抓着我的臀肉,将龟头尖端插进了已经是迫不及待的蜜穴当中,我喘息着紧紧咬住下唇,忍耐着他继续深入所带来的快感。我享受着他捏着我的屁股、在我体内一次又一次的冲刺。当他不停地深深插入阴户,我望着桌上的照片,心中突然浮现出一种事情非常不对劲的感觉。

 

 确实我的职责就是要让他快乐,但当照片啪一声倒在桌面上的同时,我不禁询问自己,为何会让这个男人像嫖妓一样的对待自己。可是当我听到他低吼一声,用尽全身力的力气最后一次深入我的蜜穴的时候,这种想法立刻就烟消云散了。

 

 接着一段时间我们两个都喘着气、筋疲力尽地倒在桌上,接着我听着他拔出鸡巴,重重地倒在椅子上。我转过头看着他,发现他似乎又放松了点,面带着微笑望着我。于是我又一次地提醒自己,这就是我的工作……让……杰金森先生……快乐……是吧?

 

 当我看着他的下身,发现他的鸡巴已经被我们两交合的体液弄得一片狼籍。

 

 我怎麽能就这样让他回家呢?于是我又再度跪在他的双腿间,用舌头将鸡巴舔的乾乾净净,然后帮他将裤子穿上,这才站起身走回办公桌前。我问杰金森先生还有任何事情需要帮忙的吗,他回答说暂时没有,所以我回到我的座位上,然后继续完成今天还没打完的信件。我将一颗喉糖放进嘴巴,但嘴里那股奇怪味道的还是一直挥之不去。

 

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差不多是下班时间了,我收拾好东西走向电梯,等着电梯门的开启。当踏入电梯、电梯门关闭的那一刻,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如释重负。电梯每向下一层,感受到的压力就减轻一层。直到走出大楼,吐出一口久久憋在胸口的浊气,我看着放松的双手,手掌上还遗留着红红的指甲印。

 

 有什麽不对劲的吗?应该没有吧!我无法确实指出到底是那边出了问题。如果平心而论的话,老实说,肉体上的感觉是愉悦的!但……就是有点不太对劲!

 

 我好像做出了一些绝对不该做的事情!但这实在是太荒谬了……毕竟……我的工作就是顺从杰金森先生的指示!

 

 而之前的那些指示,就是每当他经历了辛苦的一天后都会告诉我的吗?而且那样做会让他放松很多,所以……那不是坏事吧?那确实是我的职责范围,但我就是无法摆脱那种感觉……有些事情……不太对劲……当我走向停在两条街以外的车子时,那种感觉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不去。这份工作真的有些……不对劲。在潜意识中我知道出了问题,如果我能够静下心来、仔细思考一会儿,一定就能够找出问题所在。但微风阵阵吹拂,就好像是有只手从裙子底下抚弄着我的蜜穴,不断地打乱我的思绪。